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天生媚骨的黄蓉
天生媚骨的黄蓉

天生媚骨的黄蓉

南宋理宗绍定年间,大宋被蒙古攻得摇摇欲坠。眼看着大宋就要崩溃,可就像礁石被大浪拍打般虽动摇而不倒,而其关键在于襄阳城的守势。襄阳就是大宋的门户,要攻倒大宋就必须先攻倒襄阳城。本来襄阳城的守势说来也没什么新奇的地方,可是它奇迹发生就在在于与五绝并驾齐的郭靖和江湖最大的帮派-丐帮的帮主黄蓉坐镇襄阳城。以郭靖黄蓉的号召力而得到武林豪杰英雄的拥戴且帮忙守城。自从华山论剑后,本来郭靖黄蓉是居住在桃花岛的,可一来是为了寻找黄药师,二来是郭靖思想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如果在这时候闲在桃花岛的话是不应该的,所以夫妇二人决定出来寻黄药师后就坐镇襄阳城,为大宋尽一份力…一晃就是十年过去了,夫妇二人自从寻到黄药师后就做一直守在襄阳城,而他们的女儿郭芙和黄药师居住在桃花岛,偶尔由黄药师带郭芙来看看夫妇二人,而郭靖新收的两个徒弟大武小武以及他们的爹武三通则和他们守在襄阳城,方便郭靖的教导徒弟。这是襄阳城退兵的第二天晚上,襄阳城的守城官吕文德为谢江湖武林豪杰而设宴款待,一直到很晚才各自散去。郭府书房,郭靖:「唉……」「怎么了靖哥哥,蒙古兵退了咱们应该高兴才对啊,你怎么还在叹气呀」黄蓉温柔的做在郭靖对面说道。「蓉儿,可蒙古兵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靖哥哥,是这样说,不过到时候说不定咱们就有办法了呢,而且还有这么多的武林豪杰帮忙咱们呀」「嗯,咱们襄阳城是不会这么容易攻破的」接着郭靖黄蓉又商量了一阵守城的办法以及现今形势……「蓉儿,夜太晚了,回去休息吧。」「靖哥哥你也早点休息吧,别累坏了身子」「嗯」黄蓉沿着走廊走回东面房间。如果有人听见会觉得奇怪,夫妇二人怎么不同时回房休息?原来,郭靖的房间在西面,也就是这个书房所在的旁边,而黄蓉的房间在郭府东面,挨着黄蓉的书房。夫妇二人这十年来同房的次数少得可怜,有的时候最多三四个月才行房一次,这时候才同房,而且还是黄蓉主动来找郭靖的。郭靖师从马钰后,受到全真教王重阳的思想,觉得行房对身体以及练功有害无益,而且又觉得行房是很违背礼教的,为人所不齿。所以,行房在郭靖看来仅仅是为传宗接代而做的事而已黄蓉虽然四十岁了,但却一点看不出她的年龄,看起来也就二十六七岁,只不过身上多了成熟美妇的气质,一种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风骚气质,让人觉得美艳高贵又淫荡。但身为丐帮帮主,别人也不敢侵犯,对她的非分之想只是在思想里而已。武三通为了经常见着两个儿子,也住在郭府中,反正郭府是很大的,虽然住进武三通及大小武还是显得很空阔,郭靖素来深居简出,郭府的仆人也不多,而且还是朝廷派来服侍郭靖黄蓉郭靖推迟不过才接收的。武三通房间是在郭府北面,也是挨着北面的书房。这时已是半夜三更,整个郭府黑灯瞎火,只有几个守卫在郭府大门。黄蓉回去后郭靖又想了想,到这时才发现有一事要做,就是派大小武明早去送信给丐帮分舵,通知鲁长老带丐帮精英回襄阳好作接下来的守城准备,这事和黄蓉商量时就提到。郭靖为了让大小武明天早上早点去,心想今晚应该去吩咐他们。要去大小武的房间得经过武三通的房间,郭靖边想着心事边走,到武三通房间的时候忽然听见什么怪异的声音,郭靖心想这么晚了武师兄房间还有什么声音呢?郭靖停了下来,只听从武三通房里传来一阵阵像是女人的呻吟声「奥……哦……啊……重……点……重……一点……哥哥……我啊……好舒服啊……美死了……你真……会……干……」声音如泣如诉,娇柔婉转。这时又听一个男人的声音:「骚货,真骚,干死你,救治你这淫病。」随后传来「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郭靖在房间听得很奇怪,觉得女的声音很熟悉,好像痛苦又舒服的样子,他以为是武师兄可能白天遇到的襄阳城的病人,然后带回来救治,因为武三通也懂医术,平常有很多伤兵也是他救治的,也不多想,又往大小武房间而去。就在郭靖离开武三通的房间后,武三通卖力挺动着大阴茎往这女的子宫深出而去,边干边骂:「骚货,真他妈骚,这穴也太美了。」女声:「武哥哥,干死我……啊……美死了……我……是骚……货……我……是荡妇……哦……丢了」随后子宫深处一阵收缩,大量淫水喷涌而出,浇在子宫最内处的大龟头上,身子一阵颤抖双腿不顾一切地夹紧武三通的腰,像是要把武三通融入自己身体中武三通感觉到阴茎被吸吮的要升天了,龟头胀大了一倍,把子宫填的满满的,用力地挺动着阴茎,顶在子宫深处的输卵管口道处。这女的感到龟头顶在输卵管上又一阵抽搐,淫水都流了出来,私处黏黏煳煳的,屁股下的床单上湿了一大片,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头发四处拼散,充满了淫荡的景象。武三通感觉到子宫深处的吸吮浑身打了个冷颤,腰间一阵酸麻,精关快惹不住了。武三通一声大吼,加快了速度抽插,一只手抱紧白皙的屁股,另一只手用力地搓揉着巨大的奶子,边用力抽插边喊道:「骚货,你的穴真舒服,真紧,爽死我了……干死你这骚逼……」女的在他的大力抽插下子宫又一阵收缩,双手的指甲都伸入武三通的背上,都叫不出声来了,身子直打颤,娇喘吁吁,达到了第五次高潮。这时候她感觉到肉棒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龟头发烫的自己一颤一颤,她知道是男人快要射精了,不由紧张了起来,用全身的力气微弱的说道:「别……别……射里……面……快……快拔出……来……啊……快……」武三通:「骚货,我就射,为什么不射,以前不是都射里面吗……」女声:「不……以前……我……有桃花岛……炼制的……避孕丹……现在不……行……丹药……用完了……也……没时间……回桃花岛……炼制……那丹药……别射……求求……你了……」武三通:「我就射,那有什么,难道……」女声:「对……今天……是受孕……期……求你了……别……」「别」字后面还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滚烫的浓精有力的冲击着输卵管口,这时女的也被精液烫的达到了地六次高潮,无力的躺在床上。而武三通则抱紧白皙的臀部使劲的往里顶,就像要把小穴顶烂。巨大的龟头堵住子宫口,使得精液和淫液流不出来,然后武三通瘫倒在女的身上。不一会,阴茎才慢慢软下来。「武哥哥,你……你怎么射在里面,我怀孕了怎么办啊?」「嘿,怕啥?你那傻丈夫怎么知道是谁的种。」「可是……我们好久不行房了,我怎么交代啊……呜……」女的抽泣的说到「嘿,怕啥,你如果觉得怀上了,再找他做做不就行了」「你也真是,给人家戴绿帽了还想给别人妻子怀上野种。」「嘿嘿,他又不知道,而且不一定就怀上呀,我都老了」「希望吧……」「谁叫你的小穴那么舒服,生过孩子了还那么紧,水又多,子宫还一吸一吸的。我控制的住就怪了?」「还说……」白皙细腻的小手捂住武三通的嘴。「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嘿嘿……」武三通一阵淫笑,双手粗鲁地搓揉上上巨大的美乳。「哼……」鼻子发出舒服的娇吟。「你这牝户真是人间极品,白做不厌……」「又痒了……哼……哦……」在武三通的搓揉下两人的欲望又被挑了起来,两人又紧紧地缠在一起,激烈的拥抱热吻,下身的阴茎不断的挺动,深夜中传出床摆摇曳的「吱吱」声和娇柔婉转的呻吟声以及男人粗重的喘息声。郭靖吩咐好大小武回来后,又一次经过武三通的房间时,正是两人做到白热化之时,听到这声音,又一次停下,心想:「怎么武大哥治了这么久还没治好,还说痒,是什么病这么难治?」不由担心起来,「是不是要内力把毒逼出来,要不我帮武师兄一把,我内力比他深呢。」于是对房间的高声道:「武大哥,发生了什么事?」这一下可把赤裸裸的两人给吓得魂都飞了,两人一听,是郭靖。武三通紧张的说道:「没……没……没什么」郭靖:「是不是你用内力帮伤者把毒逼出来,要我帮忙不?」武三通:「不……不用了,没事」郭靖:「别给我客气了,我用内力帮帮你吧。」武三通:「不了,现在是关键时刻,马上就好了。」郭靖想想也是,正是关键时最受不得打扰,于是道:「那武大哥你小心点啊」武三通:「我省的,郭老弟你回去休息吧」郭靖:「好吧,那你们小心点」武三通:「嗯」郭靖走后,武三通拍着胸长长地吁了口气:「差点吓死我了,他是怎么来的,不睡觉吗?」「这傻瓜,我叫他派大小武去送信,想不到这么急……」「你这骚妇,怎么不早说?」「我哪知道他这么急?」「嘿嘿,如果他进来看到自己美妻在偷汉子,你说他怎么反应?」「不,决不能让他知道。」「那就看你的了」如果让人听到以及看到绝对会大吃一惊,为什么?原来这淫荡的女人不是别人,却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丐帮帮主黄蓉。自从五年前武三通的到来,得不到性满足的黄蓉便开始了偷汉偷腥的日子。郭靖别说是对性爱感兴趣,就是感兴趣也满足不了从天生媚骨的黄蓉,因为郭靖虽然高大但阴茎也就最硬的时候才12公分至多,也就中等直径,怎么配上黄蓉的极品淫穴,生了孩子还紧且弹性十足再说说武三通的阴茎,虽然五十岁将近六十的人了,但最硬的时候达到三十二公分,且粗起来有小孩手臂大小,把从性欲旺盛到骨子里的黄蓉每次都干得死去活来,欲仙欲死,自从和武三通做过后就离不开武三通了。

  【完】